好奇火种

你若写书照格式,不如不作写书人

说得好,写作是很私人的事。而现在绝大多数网络小说,是商品,不是作品。

染血圣剑:

自勉


西红柿精:



我希望这篇文章能让某贴吧的那些“奇幻文学工作者”看到,比如某昏的某歌,月某的抚琴什么玩应,还有某羊让他们知道自己得是夺么的,呵呵。

    

    

时光之穴:

    



         


写得真好,忍不住推荐!

尤其网络连载时代,你断续看某一章觉得不好,但最好别急吼吼下结论,因为我们无法预知下一章是什么,是不是把一切荒诞不经都给圆成合理,甚至它本身就是作者故意设的陷井。

这样的文还满有趣的(但我讨厌看不到什么主题或者主题不怎么健康,只是为巅覆而巅覆,为打脸而打脸的文,比如某大神…别问我名字我不会说☺)

不过…文字不求多字字珠玑,但基本的通顺正确还是要的。虽说不能三章定终身,但太………也真看不下去(目远)。写篇文,最起码,得说,人话……

      

      

      

      

香桦君:

      

      

      



            

        

        


前些日子遇到一个作者,他的文刚扑街,找我来讨论文章应该如何写,为何写到一半就会卡得写不下去,剧情怎么想也想不出新意来。

        

        

        

        

        

        

        


我跟他说让他考虑一下先写一个大纲,然后他说他不会写大纲,我说让他百度搜索大纲的写法,他说:“太麻烦了,反正我写大纲也一定会偏掉,索性不写也罢。”

        

        

        

        

        

        

        


我说这就怪不得别人了。

        

        

        

        

        

        

        


他问我说,你既然是当编辑的,那你肯定知道有什么题材比较容易火吧,你有没有合适的大纲,求分享给我一个,我照着写吧。

        

        

        

        

        

        

        


他说他知道网络上有很多速成的公式,很多写文的指导,他照着那个写,只要大纲好一定能成神的。

        

        

        

        

        

        

        


我当时就哑口无言了。

        

        

        

        

        

        

        


我说,你若写书照格式,不如不作写书人。

        

        

        

        

        

        

        


网络上的速成指导自然是有许多,它们总结许多前人的经验和题材,细致到包括你的标题应该如何来取,包括你的文案介绍应该如何来写,更甚者,包括你的故事剧情要如何安排以及你的前三章甚至前十章应该如何来安排都说得头头是道,有理有据。

        

        

        

        

        

        

        


但是我想说,同志们,你们是在写书,写书是什么?写书是创作,是灵感,是创新,是很私人的东西。

        

        

        

        

        

        

        


你们活在当代,不是活在清朝,不是活在被八股文限定着的那个年月。

        

        

        

        

        

        

        


若凡事按照别人说的来做,那你还创作个屁,那只是单纯的文字游戏。

        

        

        

        

        

        

        


你的题材是前人写过的,你的内容是前人写过的,你的标题是仿照前人的,你的文案是学前人,甚至连你的内容章节安排都是照前人的。

        

        

        

        

        

        

        


那么你说你写的这不是文字游戏是什么鬼?

        

        

        

        

        

        

        


无非就是东拼西凑的凑数东西罢了。

        

        

        

        

        

        

        


而你如果还抱着这样的东西能助你走向神坛,日进斗金的话,那我只能说你这纯粹是痴人说梦。

        

        

        

        

        

        

        


网络文学的确是很快餐的玩意儿,现在的读者也的确很浮躁,他们也许看你一个标题,再看两句文案,觉得不感兴趣就再不会翻动这篇东西。

        

        

        

        

        

        

        


你的开头要是写得不如他们意,那么你势必又会输掉这么一批读者。

        

        

        

        

        

        

        


作为一个作者,你不会担心,会不会难过,会不会纠结?

        

        

        

        

        

        

        


这难道不是理所当然要答会的事情么?

        

        

        

        

        

        

        


但是即使这样又何妨?你若觉得自己写的好,但是却吸引不了人,那是因为你的实力就如此,你也就只能写出这样的东西来,这是你现下的极限,强迫不来,改变不了,只有通过努力,才能慢慢去精进。

        

        

        

        

        

        

        


没有任何一个作者是一出生就注定能成为大神的,也没有哪一篇文,是从第一章开始的时候,就注定能成为神作的。

        

        

        

        

        

        

        


这些都是需要积累的。

        

        

        

        

        

        

        


你的写作能力需要积累,你的文风需要精炼,你的读者需要培养。

        

        

        

        

        

        

        


你若是照着一些已有成神的题材来写,那么你可能会从这个题材下面分到一些原有的读者,你若照着某些神作的写法来写,那么你可能会从习惯了这种阅读方式的读者中间分到这么一部分的资源。

        

        

        

        

        

        

        


但是,你若没有自己的特色,没有自己的想法,没有自己出众的地方,那么,这些读者永远也不会成为你的读者。

        

        

        

        

        

        

        


他们永远都读者同一类别的文章,同一题材的小说,同一写法的作品,换个作者来写,他们依然还是会去看,而你的名字,能被他们记得多久?你想过没有?

        

        

        

        

        

        

        


你永远不可能成为唐家三少,不可能成为猫腻,不可能成为金庸,也不可能成为古龙,因为你只能成为你自己。

        

        

        

        

        

        

        


我写这么多话,只是为了告诉看到这篇东西的人们,写作的道路是很漫长、很辛苦、也很寂寞的。这条路上其实并没有所谓的捷径,也没有所谓的速成方法,唯有能够忍受这些痛苦,日复一日的努力,才能真正成为一个好的作者。

        

        

        

        

        

        

        


一个作者,在他真正写完一部作品之前,他都不能被称之为是一个作者,无论你写了多少字,只要这部作品不完结,只要你没有任何一部完结的作品,哪怕你已经写了几千万字,你也只是一个新人,不入流的。

        

        

        

        

        

        

        


而一部作品,也唯有完结之后,你才能看到它的优点与缺陷。

        

        

        

        

        

        

        


试问,除了神棍之外,谁还会去评价一个还在母亲肚子里的孩子未来会是一个怎样的人?

        

        

        

        

        

        

        


是的,一篇文在写完之前,他都只是一个胚胎,连婴儿都算不上,你唯有自己努力将它写完,这个婴儿才算是真正的嗷嗷落地了。

        

        

        

        

        

        

        


至于这个孩子未来的发展如何,就只能交给读者去评判了。

        

        

        

        

        

        

        


你若生出了美人儿,自然会有许多人爱她、护她、捧着她。

        

        

        

        

        

        

        


而你若生出了个残缺的畸形,那只能怪你这个做父母的,天生就亏欠了这个孩子些许,下一胎你有了经验,该吃的不该吃的,该写的不该写的,接生要找哪位接生婆,投文要找哪个网站哪位编辑,这些你自然就会注意了。你若不反省,还是照着这个模样继续去写新的文章,那么前一个孩子是啥样,你下一个孩子依然会是那样,命中注定。

        

        

        

        

        

        

        


怀孩子的时候,谁也帮不了你,有主见一点,写文的时候别人的建议可以听,好的当进补,不好的就丢到一边儿去。

        

        

        

        

        

        

        


别人家说什么你就吃什么,最后生出来的孩子还是个畸形,那些只会耍嘴皮子的神棍是不会为你的孩子负责的。

        

        

        

        

        

        

        


现在的业界,自称编辑的人很多。

        

        

        

        

        

        

        


好的编辑是一个好医生,也是一个好的营养师,他能够恰如其实的给你好的建议,摸摸肚皮就知道这个孩子缺钙缺锌还是缺铁,该温补还是该烈补。

        

        

        

        

        

        

        


而不好的编辑,就是一个江湖骗子,他会把你的肚子破开,给你的孩子从头到尾做一个整容,整成他想看到的样子,然后再把它塞回去。你要是难产了,他说那是你的问题,你要是写出来了,你还敢承认这个是你自己原本的孩子么?

        

        

        

        

        

        

        


而对于某些自愿出来评文的江湖术士们,我也有一言奉劝。

        

        

        

        

        

        

        


你们若真想评文,起码把人家的文章从头到尾给细细看过一边再来点评,不要说什么三章见分晓,标题论英雄的狗屁话。

        

        

        

        

        

        

        


你若是真要评论一个人的文章,你不把他的文看完你能真的知道他想写的是什么东西么,你看了人家三章觉得这三章写的不好,便大手一挥指点起江山来说这文注定好不起来了,敢问你是人家肚子里的蛔虫还是什么东西?你怎么知道这位作者在后面的故事剧情中不会有神来之笔?

        

        

        

        

        

        

        


如果你嫌弃他写的太烂,实在看不下去,那么就请你闭上尊口一句无法点评并不会让你颜面扫地,因为在你决定放弃继续阅读这篇文章那日起,你就没有再评价它的资格了。而如果你只是单纯的想要抨击这篇作品如何烂,那你做可以喷子即可,何必非要挂个评者的大名,评字本是一个言语的“言”和一个公平的“平”,做不到言之有理,言之公允,而是抓着人家不足的地方狠狠批判以此来彰显自己的文学水平,便不配这个评字。

        

        

        

        

        

        

        


若要评,不仅要能发现不足,也要能够发现亮点,两者皆言,言之有理,这才能担得起一个评字。

        

        

        

        

        

        

        


如果你做不到,那么你可以学一个普通的读者发表一下自己的感想,然后优雅地走开,但是请不要以评论者自居,更不要随随便便地,就否定作者的努力。

        

        

        

        

        

        

        


评论者最大的忌讳,便是劝人弃文。

        

        

        

        

        

        

        


作者觉得自己实在写不下去了,他弃了那便是他自己不成器,他自己没本事没能力,作品是作者自己写的,辛苦是作者自己的,随便来一个人大口一张就冲着让人家打胎而去,我只能说,人活着,还是积点德吧。

        

        

        

        

        

        

        


于是,我说了这么一大堆狗屁话,其实就是想表达两个意思。

        

        

        

        

        

        

        


第一、写文靠自己,多写多看多学习,不骄不躁不TJ;

        

        

        

        

        

        

        


第二,评文需谨慎,莫狂莫贱莫多语,多行不义必自毙。

        

        

        

      
      

    
  

随笔

夜已深,火车沉默地疾驰着,窗外的风景飞速倒退。靠着车厢,不断传来的震颤让我有些不安。离开,前往新的远方,这种体验,无论多少次,总会有这样的不安。当然,还有期待。

想起《千与千寻》里的电车,在一片空荡荡中不疾不徐地前进,每到一站停靠,有人离车,有人登车。而每个人都有专属于自己的一段路程,从最初,到最终,一直被电车载着前行。一路上,你遇到的大多数人,都是过客;偶尔有知心的,陪你坐上几站;如果运气够好,还会像小千一样,遇到自己的无脸男,陪你直到最后。

过客们并非空壳,他们都有各自的喜怒哀乐,不过彼此的世界擦肩而过,你能看到的,记住的,只有匆匆的身影,最后还是忘掉。以前想到这总会伤心,现在好些了,忘掉也好,不然太重了,会走不动。

幸好,无论是否孤身一人,总还有前方可以期待,期待下一程的风景,平原或是丘陵,晴天亦或暴雨,直行还是转弯;期待下一程的人,过客几何,知心几个,单人的旅途能否成双。乘坐这辆不会中途停摆的电车,是要有这样的期待的,不然,太无趣了些,怕是挨不到终点。而且,内心的快乐、烦恼,是需要与其他乘客分享的,期待一个倾听的对象,一个坦诚的灵魂,美好得让人无法拒绝。

该休息了。胡言乱语,不知所云,见谅。

因为一些事情,停更半年或一年,也就是最早2019年复更。


我知道已经很慢了,但既然做过保证,要完本,就一定不会tj,放心。

再次确认,如此冷的tag里,bg只有我一个。耿直到爆炸的自己(`⌒´メ)

但唐暮、维暮什么的......

真的办不到啊౿(།﹏།)૭

愿你不悲不喜不自怜
浊酒一杯敬你先
愿你始终有初心模样
不曾变
愿你不卑不亢不自叹
一生热爱不遗憾
愿你余生可随遇而安
步步慢

——致少年

【卡徒-续】黑光 第三集 暗涌 第一章 倾覆一梦

【卡徒】黑光 - 全文目录

上一章:第十四章 夜幕将至(第二集完)

下一章:无


头很痛。

 

几乎就要炸裂的,反复如潮水般的剧痛。

 

他下意识地想抬手去揉额角,手臂以及身体其他部位传来的反馈却告诉他:自己正被束缚着,动弹不得。

 

他睁开眼。

 

陌生的天花板,陌生的温度,空气中陌生的味道。

 

未及细想,脑中又是一阵剧痛袭来,眼前一黑,他再次失去意识。

 

……

 

不知过了多久,再次清醒过来,睁开眼,眼前是一张极美丽的女子的脸,距离很近,却闻不到任何香水的味道。

 

女子似乎一直紧皱的眉头终于舒展开,温柔说道:“你终于醒了,这里是东商卫城基地,你现在所在的地方是新成立的医疗中心。”她止住少年想要张嘴提问的动作,“你的伤很重,现在需要静养,在你完全脱离危险之前,我不会回答你的任何问题,希望你自己也不要胡思乱想,身体和大脑都需要休息,恢复才快。”

 

她站起身,正要离开,又低头嘱咐道:“你全身十几处骨折,身上的机器是用来固定骨骼位的,不要乱动,否则骨头长得七歪八扭我可不负责。”话音刚落,轻盈的脚步渐渐远离,随后是关门的声音。

 

东卫?我为什么会到这里?之前不是在梵阿思区吗……

 

少年自然难以扼住自己“胡思乱想”的念头,不过没多久,还是在各种疑问中沉沉睡去。

 

随后,他清醒的时间越来越长,按照那位美丽的医务卡修的话说,最危险的头部创伤正在渐渐愈合,感知重新顺畅流动,意识自然会清晰起来。少年还是第一次听到这样对感知的解读,自然想追问一番,奈何对方在他第一次醒来后,真的没有回答过任何一个问题,只好暂时作罢。

 

他住在单人病房里,有两三个医务卡修轮流为他做日常的检查,那位女子则是过阵子才会来看看他的状况。她似乎地位很高,只要有她在场,所有人都只会向她投去敬佩和尊重的目光,他的恢复方案似乎也是她一手制定的,恢复效果很好,除了创伤原本的痛感外,没有任何不适的体验。

 

疼痛感日益消退,身上用于固定的仪器也逐次撤下,少年恢复每天正常的清醒和睡眠时间后,终于在有天女子来看他时,忍不住问道:“请问,我现在可以提问了吗?”

 

似乎被他傻乎乎的问题逗乐了,女子笑着眨眨眼,看了他一会儿,才走过来坐在床边:“你问吧。”

 

他按捺住连珠炮式提问的冲动,谨慎地开口:“我为什么会在这里,东卫?”

 

“你在梵阿思区边缘的荒野区重伤昏迷,是我们的人把你找到带回来,紧急抢救后,你才活下来的。”

 

“……谢谢。”很合理,暂时没有可疑之处。

 

继续提问:“可梵阿思区离东卫那么远,为什么会是你们来救我?有人向你们求救吗?”

 

“你猜对了,是中达书府的府主解燕白给我们发来信息,我们才去的。”

 

解燕白解府主?怎么会是他?

 

似乎感受到他的疑惑,女子摊摊手,解释道:“他为什么知道你遇险的情况,我们也不清楚。”

 

好吧,那先放在一边。“我昏迷了多久?”

 

“十二天。”

 

“那,请问你是?”脑子还是乱糟糟的,应该一开始就问清楚。

 

女子似乎并不介意他才问到自己的身份:“我叫苏流澈柔,是东卫医务中心的首席医师。”看到少年有些惊讶的表情,她笑笑,“不用这么惊讶,救死扶伤是医务卡修的本职。而且,你的身份我们已经知道了,所以需要从你这里得到关于梵阿思区的一些情报。这样说,你就安心了吧。对了,既然你没事了,我还是找一个更合适的人和你谈。”说着,她打开度仪通讯卡,飞快操作几下。

 

“好了,你躺在这等一会儿,人马上就到,我走了。”看样子首席医师的工作很忙,苏流澈柔嘱咐一句,就匆匆离开了。

 

少年躺在病床上,飞速整理刚得到的信息,虽然暂时安定下来,但心里的疑惑却不减反增。

 

没多久,病房的门再次打开,一个看上去普普通通的青年和一个中年人一起走了进来,前者少年一眼便认出来:“陈暮!”

 

走在前面的青年笑着点头:“是我。你好,沈期。”

 

两人走近坐下后,那位中年人才开口自我介绍:“你好,我是东卫的后勤主管,奚平。”

 

行动不便,沈期点下头以示尊重,随即目光立刻转向陈暮:“你……”突然见到一直想找的人,他有点不知从何说起。

 

陈暮也不含糊:“还是我先说吧。刚刚苏流应该和你说了一些情况。是中达书府的府主解燕白发给我们信息,我们才派人去把你带回来。另外,我安排苏流亲自负责你,也是想第一时间了解梵阿思区的情况。现在,我先告诉你一些你可能急于知道的情况,肖波卢小茹已经将他们掌握的信息汇报过来,你的那些亲卫,据他们事后去战斗现场搜查,确认有七人当场阵亡,一人下落不明;护送净的八人目前已经逃到安全地区,暂时隐蔽起来,但其中六人感知严重受创,两人各失去一条手臂,恐怕已经永远失去战斗能力;之前你派往军团的两人,还不清楚。肖波卢小茹还留在那边,继续调查。”

 

他顿了顿,见沈期没出声,继续说道:“还有关于苦寂寺,你昏迷养伤的这段时间,正如你们所料,第七军团与漠营第八军团暗中合作,将第四军团引诱至陷阱后,突然反戈一击,将其尽数歼灭,随后两大军团合力攻打苦寂寺,不出三天时间,苦寂寺彻底陷落,从六大除名,梵阿思区已经落入漠营掌控之中了。苦寂寺被攻占得如此顺利,想必那个卧底‘无戒’在其中起到不小的作用,但他的真实身份依然不明。”

 

“然后是关于平民和卡修莫名失踪的事件,幕后之人极其小心谨慎,目前也是几乎毫无线索。”

 

“最后……”

 

“老板!”奚平似乎急着想说什么,被陈暮抬手止住。后者看向沈期,“我觉得,关于你自己现在的状况,更不应该瞒你,而且也瞒不了多久。如果你真的是从漠营出身的精英卡修,这些打击应该是可以承受住的。”他的语气中隐隐透出一股气势,那是经过无数战斗和挫折的磨练后,才有的坚定。

 

原本听到上面这些消息,沈期的情绪已经十分低迷,可听到陈暮的话,心不由得又下沉一分。他抬起头,面对陈暮平静的目光,有种不好的预感。

 

“你在昏迷前过度使用感知,还使用了某种极其粗暴的技巧,加上从高空坠落对脑部造成的冲击,使你的感知受损严重,当然,你还能活下来,正常思考而不是变成痴呆,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有多严重?”沈期下意识问道,他的意识似乎游离在未知的空间,甚至感觉不到自己在开口说话。

 

“根据目前测得的感知波动显示,感知强度大幅下降,感知灵敏度未知,与能量亲和度未知,这些需要进一步的测试。但最大的问题是,由于一些生理结构的损伤,你的感知强度可能再也无法增长了。”陈暮的表情依然平静,但眼神深处还是有一丝惋惜。

 

沈期没有再说话,他低着头,不知在想些什么。

 

旁边的奚平擦擦额头上的汗,这次他跟来的主要目的本来就是陪着老板,顺便提醒他不要过分刺激沈期,毕竟战友牺牲、师长背叛、自身前途崩灭,任意一个都是极大的打击,哪知老板毫不在乎,竹筒倒豆子似地全都说出来,说法还这么直截了当,他拦都没拦住。看样子现在也问不到什么东西了,还是先离开吧,让他自己冷静一下。他赶紧插嘴道:“今天时间也不早了,你好好休息,我们改天再来。”拉着似乎还想说些什么的陈暮就离开了。

 

病房里一下子安静下来,只能听到少年略有些粗重的呼吸声。

 

过了许久,他无声地苦笑起来。


“真希望这是场梦啊。”




ps:好像最近的剧情有点过于低沉了,但阿七总要经历这样的变故,他会在东卫继续成长,变得足够强大,足够成熟。


【卡徒】黑光 - 全文目录

上一章:第十四章 夜幕将至(第二集完)

下一章:无


【Total】火种的博客索引

美食即生命

HistoricalPics:

1953年,英国二战期间的甜食配给制结束的那一天。
- 1942-1953,由于二战,十年的时间,有钱买不到糖;
- 由于配给结束,第一年糖果消费增长了1亿英镑。

写评论很简单,放心大胆去留言:大大我真的好喜欢你!

最喜欢的当然是文字评论啦,但是点颗红心或者蓝手我也会超级开心(∩_∩)

咧咔:

是是是😭😭😭尤其是文,发出来都非常非常希望知道大家看完什么感受😭😭


八鸡.扒摁撕服装修补代理点:



走过路过,看一眼南极圈,说两句,谢谢大家!




団子店:







画手也是一样的,好想看到大家对我漫画的感想哦(哭哭








BOOM:















“啊——好喜欢这篇文可是评论什么的好难哦!”








此篇献给苦手写评的大家。








欢迎转发和点小蓝手,解救更多写评苦手








对于同人写手,产粮后绝大多数都希望收到评论,这是对于他们的肯定更是同好之间交流的方式。








而作为读者的你看完一篇喜欢的文的时候,会收获到开心和满足感。








可是当你想要回复支持大大,是否因为苦恼如何写评论而放弃评论?








其实评论并不难!这里教大家最简单表达喜爱的方法!以及部分大众化的雷区








初级:最简单的谁都可以办得到——回复表白/加油








现在各种平台都有收藏点赞等功能,很多小伙伴选择直接点赞,因此单纯回复加油/喜欢仿佛变得没有意义。








可是当只有点赞或者收藏的时候,大大也许会产生:是不是说明这只是友情点赞并非喜欢这个粮呢?之类的自我质疑。








而评论加油/喜欢,可以直观的告诉大大你喜欢这个作品,你觉得文很棒,你觉得大大很棒,激励大大产生最直观的反馈。








这类回复方式非常简单,只需要动动手指几秒钟就能够回复比如:大大我喜欢这个作品,这个文好甜/好虐,大大加油,甚至搞笑文的哈哈哈哈哈








看起来可能是有点言之无物,但对于写手来说是一个直观的肯定,告诉他有人确实很喜欢这个作品对文有所触动。








注意:对于连载文想表达“想要看下去”这类内容的时候,尽量不要说快更、赶紧更之类比较强硬话语,毕竟是同好交流嘛!








比较好的表达方式如:这文好好看好想看后续啊或者,太好看了迫不及待想要知道后续(相对比较期待的语气)还可以再加上最期待的剧情简述








中级:摘抄或简述某一剧情并表达喜欢








这一步也非常简单,并且能够更加具体的表达喜欢,非常推荐想要言之有物又不知道如何去评的小伙伴!








想必大家都做过好词好句之类的摘抄吧?








复制或者简述这篇文里面你喜欢的情节,比如:A费尽心思和B终于亲了(这就是复述)我好喜欢这块啊!(表达喜欢给予肯定








这种回复会让写手有明确的知道,啊这里被喜欢了好开心之类的感想。或者我也超级喜欢自己写的某处,被肯定被发现了好开心啊!








高级:即在摘抄表达爱意后加上自我感受








这里就是等级二的升级版本,表达喜欢后如果可以的话,可以说说为什么喜欢,更具体的和作者交流,和对粮吃过后进行反馈








比如:








A费尽心思和B终于亲了(复述)我好喜欢这块啊!(表达喜欢给予肯定)啊啊啊他们心动的原因是来自作品的某某部分吧?(联系原著)实在是太甜了,简直苦尽甘来啊,xx辛苦了(自我感受)好想看后续啊,他们是不是在一起了?(期待后续,发出疑问)








这样一段比较长的评论是不是非常简单的就写出来了呢?比起大大们构思剧情写或长或短让你萌的故事,是不是相对很容易呢?








如果发现了前文的伏笔被揭开不妨也大胆的说出来:原来xxx之前做的某些事是因为某某处啊!上文提到来的,啊我还奇怪为什么会有某某举动呢!








说不定你就戳中了大大想写的点呢!








神级——长评








这基本上就是把上述集中方法杂糅在一起。你就很容易表达出来自己对于一个作品的喜欢了!








很少有大大不喜欢长评的哟,如果你爱她不妨完完整整的告诉她吧!








大胆的去留言吧!虽然有的大大可能特立独行,又或者你觉得评论太多不缺自己这一个,但是绝大多数写手如果你喜欢,请留言告诉他吧!








毕竟评论也是繁荣圈子的一个动力嘛!








在此提醒大多数同人写手的雷区,如果你进行以下的留言很容易打击到你喜欢的大大哦!








那就是:提非文章本身的cp,毕竟你喜欢大大写的文,一定是因为喜欢这个cp,无论是有意还是无意的提起其他cp都容易让大大产生反感。








不要爱他还伤害他哟!








举例:








本来是xx党看了大大的AA觉得AA也不错啊!








大大的AAcp好萌虽然我更喜欢xxcp!








大大写的这个好好啊,如果能写XXcp就更好了!








大大c不应该是攻b不应该是受吗?








等等。








无论表达喜欢还是不喜欢最好不要在一个cp的文下面提到另一个cp哦!








相信看过这篇的你,可以轻松写评了吧!












【卡徒-续】黑光 第二集 苦寂之海 第十四章 夜幕将至(第二集完)

【卡徒】黑光 - 全文目录

上一章:第十三章 生死围杀

下一章:第一章 倾覆一梦


梵阿思区,西北无人荒原。

 

初冬将至,荒原上本就不多的绿色渐渐褪去,露出光秃秃的灌木枝丫。无边无际的灰白色裸地,伴着日益冷冽的北风,仿佛一支无形的笔,缓缓写下一张生命的禁令。放眼望去,天虽辽阔,但除了扬起的尘埃,再无活物。不过仔细观察,远处似乎扎着一大片营帐,与天地同色的灰白,在空荡荡的大地上,显得孤立而渺小。

 

苦寂寺作为昔日六大之一,名字中“苦寂”二字,既指苦寂寺弟子日复一日坐禅般的苦修,又是当地荒凉严酷环境的真实写照。在无边无际的丛林之内,已经探明的人类聚居区范围里,梵阿思区兼具了天冬里区的严寒和北连区的荒凉,人口也是五大华区中最少的。因此,在这样的环境中流传下来的苦寂寺传承,其底蕴自然不可小觑。

 

然而,昨日刚刚驻扎在荒原休整、连续数月作战的苦寂寺第四军团,此时正在陷入军团成立以来最大的危机。

 

天未亮,营帐群最大的一顶中,已然亮起了照明卡。第四军团长无畏挑开厚厚的帐门,任由凌晨的寒风刮过面庞。他晃晃头,让几乎彻夜未眠的思绪放松一些,望着荒原东面空无一物的地平线,好一会儿,才轻叹声,转身进去。

 

军团中了圈套,被包围了。

 

无畏面前是军团的战术地图,上面已经覆盖了数不清的战术图例。从昨晚急行军到此地,整整一夜,他都在这张地图前,试图从敌方的包围圈中找到军团的一线生机。

 

南面已被数十万叛军围堵,而连续高强度作战的军团此时能否正面对抗好整以暇的叛军主力,无畏没有把握。

 

东面,这是他之前从未料想过的,曾以为是援军的漠营第八军团,竟然在三天前突然亮出獠牙,挥军直刺军团要害。措手不及之下,军团总参谋在混战中牺牲,军团近半编制被打残,原本面对叛军游刃有余的优势,在友军的反戈后荡然无存。他只得带着士气低落的战士们,凭借对地形的熟悉,暂时躲到这辽阔荒原之中,再寻生路。

 

西面是还未开拓的无人区,危险重重。即使军团全盛时期,也需要精心准备数月,才能安心进入。以眼下的情形,进入无人区与自杀无异。

 

至于北面……

 

无畏想到那个和自己从不对路的第七军团长呼伦海哲,北面同样是无人区,但还有一条隐秘的山谷,通向第七军团的驻地。然而第七军团的职责是守护苦寂寺,自己率第四军团开始平叛有年余,呼伦海哲却从未发声给予过一兵一卒的支援。现在只能希望,他还念在苦寂寺两大军团的唇齿之依,念在苦寂寺的安危,能支以援手。否则,恐怕第四军团之后,苦寂寺就要成为又一个被除名的六大了。

 

想想真是荒谬,几年前自己从未放在眼里的叛乱者,一群乌合之众,竟然在数年间积累起了能和军团正面叫板的实力,是自己太轻敌了?无畏的直觉告诉他,叛军背后一定另有隐秘,以叛军对第四军团各种行动了如指掌来看,很可能存在内奸。可在总参谋的辅助下,军团内部、乃至苦寂寺自下而上,他都调查了遍,在叛军内部也派出间谍收集情报,却从未发现任何可疑的线索。而如今,走至穷途末路的,竟然是自己。

 

当然,三天前,漠营偷袭的一瞬间,之前的疑问瞬间烟消云散。他笑自己自不量力:不是同属六大的级别,又有哪个势力敢打苦寂寺的心思?

 

事已至此,多想无益。既然做好决定,就不再犹豫,全力以赴,这是无畏一贯的作风。他站起身,抹去地图上多余的图例,只留下最后一条尚有可行性的路线——北进,前往第七军团求援!

 

……

 

反抗军总部。

 

反抗军一众首脑,此时都聚集在一个秘密的房间,面对一块通讯卡的投影光幕,恭敬地聆听。

 

光幕中,一个经过变声的嘶哑声音缓缓命令道:“以上,就是今晚发起总攻的全计划,务必严格执行,事成之后,你们如今的地位会再升一级。不过,一旦出了差错,小心你们的脑袋。”

 

平日威风凛凛的反抗军司令和大小头目们,在这个声音面前,只能选择低头,用沉默表示绝对的服从。

 

“诸位,我们,正在创造历史。”这个声音总结道。光幕闪烁几下,通讯结束。

 

众人这才敢抬起头,但谁也没有说话,只是按照次序,默默地走出房间。

 

走出那个让人喘不过气的小房间,反抗军第三司令雷戈快步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将今晚的行动全部安排妥当后,才长长松了一口气,倒在躺椅里。

 

其实,哪里有什么反抗军,他想,不过是一群傀儡罢了。

 

神秘声音背后的势力,他虽然推测来自苦寂寺内部,但也并不敢深究,对方的手段他是见识过的。任何违抗命令或任务失败的人,在第二天都会被斩首,放到反抗军总部的门口示众,无一例外。

 

至于他自己,曾经和某些人做的小小交易——这是他还算得意的一件事。那个同样神秘的“墨”,与自己前后一共三次交易,无一被上面察觉,自己从中净赚数千万欧迪的财富。最近风声愈发紧张,那个“墨”却再也没有出现过,他心中有些失落,又有些庆幸。

 

还是少想这些,抓紧时间休息。即将面对的,可是苦寂寺的第四军团主力,即使并非鼎盛状态,想要歼灭也绝非易事。

 

……

 

苦寂寺,第四军团团长办公室。

 

以阴戾多谋著称的呼伦海哲,今日的脸色比以往更加阴沉,狭长的眼脸间,紧皱的眉头似乎能滴出水来。

 

坐在他对面的,正是如今的南寺寺主——无戒,此时他正一脸玩味地欣赏这位第七军团团长的表情。

 

“所以……”无戒故意拉长了语调,“呼伦团长做好决定了?”

 

呼伦海哲生硬地挤出一点笑意:“嘿,即便我不同意,第七军团易帜,不也就是你一招手的事吗?”

 

“别啊,”无戒摆摆手,“这么说多伤和气,既然团长弃暗投明,那我们就算是一家人了,还是戮力同心,完成大人的伟业才是。”

 

当他提到“大人”两字时,呼伦海哲的嘴角一抽,他想了想,谨慎地发问:“那此事过后,我能否荣幸得到大人的当面教诲?”

 

无戒手上把玩着一张卡片:“这个嘛,就要看团长你接下来,准备出多少力了。毕竟我们漠营,并不那么缺少人才。”

 

“请大人放心,我一定全力以赴。”

 

……

 

漠营第八军团驻地,前线指挥部。

 

总攻前的会议刚刚结束,鲁宁让所有人都离开,自己坐在空荡的会议室里,想一些事,想一个人。

 

目前来看,大人的计划进行得很顺利,不出意外,明天日出之前,苦寂寺,连同整个梵阿思区,都将易主漠营。

 

然而从一开始,一向嗅觉敏锐的他,便有种不好的预感。他知道大人天资绝伦,知道如今的总教官同样野心勃勃、精明强干,但他们太过疯狂,没有原则。也许是自己多心,也许真的不幸言中,鲁宁对未来的一切,生平少有的,感到迷茫。

 

还有,那个自己最喜欢的学生,不知怎么样了。是否没有辜负自己的信任,突破这重重枷锁呢?

 

窗外已是黄昏,计划中的总攻即将开始。可他更忧虑的,是今晚之后,那真正的黑夜。

 

夜幕将至,欲望与阴谋汹涌而来,苦难的海面之下,是无底的漩涡,谁都无法逃脱。

 

可希望的光,是否还能重新点亮?

 
 
 

第二集-苦寂之海,结束。


【卡徒】黑光 - 全文目录

上一章:第十三章 生死围杀

下一章:第一章 倾覆一梦


【Total】火种的博客索引

最近沉迷markdown和Github

前者做笔记不要太爽,比复杂的LaTeX友好一万倍,强迫症大大大福利,旧笔记火速整理ing;

后者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我都在考虑要不要黑光写完之后,就改在Gitbook上更新,好看又方便,有bug自己调!

沉迷键盘的啪嗒声,嗯。